您的位置:首页>影视频道>电视专题 相关专题:外科风云

《外科风云》分集介绍

发布时间:2017年05月24日 16:15 作者: 来源:

相关专题:外科风云

第1集

1984年6月3日,嘉林市。村屋林立,柳树成荫,悠扬的戏曲声里,传来一阵阵欢乐的笑声,清秀的小男孩牵着妹妹的手奔向妈妈工作的仁和医院,真是无忧无虑到让人嫉妒的童年。然而,两个孩子停在了胸外科主任修敏齐面前。

护士来报,病人抢救无效,已经死亡。张淑敏如遭雷劈,跌坐在了地上,修主任深深地叹了口气,看在你是烈士家属的份上,医院不会开除你,他吩咐警卫将护士张淑敏先带回家休息。

张淑敏拼命摇着头,情绪激烈地解释,自己只是按医嘱打的利多卡因,却被警卫强行带走。妹妹看到妈妈被带走,哭喊着去追,而小男孩站在角落里,默默看着一切,他看向主刀医师傅博文的那双水灵灵的眼睛里,是这个小小年纪不该有的深沉。

2016年,美国,洛杉矶。清晨明媚的阳光洒在房间里,男人睁开双眼,起身去洗漱。一个外国男人在门外催他快点出发,以免耽误回国航班,叫欧文的男人应了声。他走到窗户边,湿漉漉的头发耷在耳畔,眉宇间是掩饰不住的英俊沉稳,原来男人是加州大学心脏外科主任医师,庄恕。

中国,嘉林市。寂静的夜晚,高大庄洁的现代化综合医院仁和医院里,胸外科主治医师陆晨曦疲倦地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这时一名小护士急急忙忙地跑了进来,称急诊科陈大夫找陆大夫帮忙。陆晨曦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转念一想,今天不是陈绍聪值班啊,找自己干嘛?
急诊科外,陈绍聪烂醉如泥在耍酒疯,喊着陆晨曦的名字。陆晨曦哥们似的一把扶过陈绍聪,吩咐小护士去准备输液。她熟练地给陈绍聪扎针,已经不知道多少回了,这家伙一失恋就来这一出。

繁忙的医院里,门诊部外排着许多等待就诊的病人,一个中年男子挂完号又去给爸爸打水,而年迈的老伯却不断剧烈咳嗽,竟然跌跪在地上咳出一滩血来,随即昏迷过去。中年男子赶紧扶起爸爸,着急地喊着急诊。

庄恕迅速从人群走来,他判断病人大咯血已经窒息,迅速将老伯翻身放在自己腿上,用力拍打背部,随着一口鲜血从喉咙喷出,老伯渐渐缓了过来。

庄恕随后向赶来的医生报告老伯的情况,医生闻言让护士去找陆晨曦赶紧下来。

医院走廊里,陆晨曦带着一群医师护士巡查,井井有条地布置着各个病床的任务,突然她一转身,表情严肃地质问三床昨天输血是谁开的医嘱,一个叫楚珺的进修医生战战巍巍地应声。陆晨曦责怪楚珺非必要输血,楚珺虽委屈,却对技术精湛经验丰富的陆主任无话反驳。

陈绍聪拉住匆匆离开的陆晨曦,称这病人是外地的,公费关系不好弄,陆晨曦无语,就这病人的情况一刻也等不来,她急着准备下一场手术,只是打发陈绍聪去干活。

陆晨曦看到医院院长傅博文带着一群老师走来,礼貌地打招呼。其他人走后,她歪着脑袋对自己的老师调皮一笑。傅院长语重心长地叮嘱陆晨曦收敛性子,不要因为和同事的关系影响副高评选,原来是她早上责怪楚珺的事传开了。

陆晨曦振振有词,她从不做浪费时间的事,更不会在意什么院主任扬帆的看法,况且她本来就很不满这个只做有宣传价值手术的扬主任。
副院长兼胸外科主任扬帆心平气和地泡着茶,听着楚珺的哭诉,他知道陆晨曦手术水平极高,除了傅院长谁都不看在眼里。

这时,有人敲门,扬帆一开门,庄恕颔首一笑,扬主任,你好。

另一边,陆晨曦也从傅院长口中得知,加州大学医疗中心的欧文庄终于被医院签下来,今天一早就会上班,她在进修时就听过庄恕的大名。

陆晨曦嬉笑着离开,然而这时傅院长却突然胸口绞痛不已,他踉踉跄跄躲进办公室,吃力地服药,捂着胸口瘫坐在地上。
扬帆看着已经成为胸外科大专家的庄恕,感叹时光飞速,当年被他和秦老师照顾的毛头小子出息了。庄恕从扬帆这得知,楚珺的情况和南南很像,小时侯被人贩子拐卖过,所幸后来得救了,但是庄恕的妹妹南南却还是杳无音信。
扬帆知道,庄恕此次回来是为了重查当年她母亲张淑敏的事情,庄恕语气深沉,他母亲因此而死,妹妹下落不明,哪怕多年已过,知道这件事的如今只有傅院长一人,他也不会放弃。
这时扬帆接到陈绍聪的电话,原来是早上送来的咯血病人不愿签字手术,陆晨曦又在手术,他们也没有办法。扬帆挂了电话,准备去看看,他对庄恕叹息道,胸外一病区的主管陆晨曦,是没麻烦也能给你整出麻烦来。
明亮的手术室里,护士们准备好手术器材,陆晨曦清洗双手,穿上手术服,一丝不苟地询问病史,一旁的实习生没有回答上来,立马被陆晨曦打发下去,她对手下的实习医生是出了名的严格。手术灯亮,陆晨曦双手执刀,眼神锐利,专注地投入到这场手术中。
扬帆和咯血老伯的儿子交谈,对方一听花这么多钱做手术却不一定能治好,立马拒绝做手术,扬帆毫无波澜,他尊重病人家属的决定。
手术室里,突然鸣笛大作,出现了室内震颤,情况危急,陆晨曦表情严峻,立马沉着吩咐助手作出应对。
回到办公室,扬帆开始责怪陆晨曦不事先跟患者家属说明清楚情况,大包大揽就是一句手术,简直就是在给原本就紧张的医患关系火上浇油。庄恕听了,提出看看病历的请求。

第2集

医学上所有成为常规的报告大都是通过死亡得来的经验,是一定要让每个大夫注意的事项。手术台上,陆晨曦如是训斥疏忽的楚珺。所谓医者,就这要这样视常规于重要,因为他们身上肩负的是每一个生命的希望。
陆晨曦一下手术台,就接到陈绍聪的电话,得知扬帆批准大咯血病人退回急诊,她焦急地来到扬帆办公室,称自己工作十一年就没见过这种情况不手术还能活命的,什么都不懂的病人家属谈何意愿。
虽然一心为患者考虑,但是陆晨曦咄咄逼人的态度实在让人无法接受,扬帆一敲桌子,有些怒意,批评陆晨曦手术做得再好也不能这样骄傲,也要学会尊重同事,尊重患者。陆晨曦反问,这样怕麻烦怕欠费就允许病人出院叫尊重吗?
傅院长办公室里,面对扬帆的指责,陆晨曦为自己对扬主任的态度道歉。扬帆却得寸进尺,批评陆晨曦作为自己科的医生却不守规矩,态度恶劣,引来大多同事和患者的不满,陆晨曦气急再次争吵起来。一直一言不发的傅院长说话了,这件事除非病人自己要求手术,否则就按扬帆说的办。

陆晨曦愤愤离去,傅院长叫住准备离开的扬帆,问他这个月是不是一次普通门诊都没出,扬帆有些震惊地看向院长,但又无法否认事实。
傅院长进一步责问扬帆,作为医生的本分还是要为病人治病,不要把过多精力放在学术研究这些不是分内的事上。然而扬帆却话锋一转,指出傅院长自从前年手术之后就一直有胸疼的术后后遗症,甚至过量服用止疼药。
傅院长的手指轻微颤抖着,他严辞否认,扬帆却威胁他说这样的事被老百姓知道可就不好了。
这边病床前,庄恕还在试图说服病人家属,他就事论事,贴近比喻,病人家属看着虚弱的父亲,陷入了深思。
扬帆从办公室出来,迎面遇到来找他的先锋医疗集团销售经理唐云龙,他迅速将唐云龙领到一边。唐云龙抱怨说他们公司的吻合器陆晨曦是一个也没用,原来陆晨曦一直都坚持手工缝合,但是实际上病人是愿意用吻合器的,扬帆意味深长地说这些话得要病人自己说出来才管用。
食堂里,陆晨曦和陈绍聪一边吃饭一边交谈,陈绍聪警告陆晨曦再这样冲撞上司,加上庄恕的到来,她这个“仁和第一刀”的位置就要不保喽。陆晨曦却言之凿凿,只要对方水准比自己高,她心服口服。
祸不单行,闹腾的小夫妻也找到扬帆投诉陆晨曦,扬帆正在宽慰这对小夫妻,却接到急诊科电话,说咯血病人同意做手术了。
那妇女处长一番闹腾,又被护士领来陆晨曦这,陆晨曦得知她早就去看过呼吸科了,询问了呼吸科主任病情,随即给她开了药,嘱咐她回家休息,让她别再瞎折腾。没想到这毫不讲理的妇女处长一听立马火冒三丈,揪着陆晨曦的头发就破口大骂,说她欺负人。
护士们上来拉开这妇女处长,无辜挨打的陆晨曦也不是省油的灯,讽刺这女人简直病得不轻,怒气冲冲地在她病历本上写上神经病,让她转院走人。妇女处长气得不行,大喊大骂着要投诉陆晨曦,年轻气盛的陆晨曦一摔病历,随便!
繁忙的医院里,机器在运转,护士在奔走,大咯血病人的手术室里,一旁的辅助医师谈论到作为仁和医院特聘专家的庄恕,猜测他能被扬主任轻易请来其实是算计傅院长的位置。

这时庄恕穿着手术服,严谨地走了进来,他坦言相称,自己之所以来仁和医院,只是想从这里的大量病患中探究多样性,继续医学研究。
扬帆来找护士了解情况,得知陆晨曦跟患者起了冲突,他看向那边还在振振有词的妇女处长,似乎有了什么想法。
门诊室里,平静下来的陆晨曦在跟另一位患者交谈,她语重心长地建议患者女儿找傅院长为母亲做肺移植手术。目睹刚刚那场闹剧的患者女儿担心地询问陆大夫有没有事,陆晨曦潇洒一笑,什么样的人都有,总不能因为这样就不工作了啊。
正在这时,有护士来说上面紧急通知让陆大夫立马去开会。
某心理诊所,心理医生诊断傅院长因为术后恢复不好,患上了抑郁症,建议他暂停工作接受治疗。傅院长焦躁地扶住额头,这时他又接到扬帆的电话,扬帆通知说他准备召开胸外科会议处分陆晨曦。

虽然咯血病人的手术过程中发现肿瘤,但是庄恕还是完美结束了手术,他过硬的手术本领的确令人钦佩。手术结束后,庄恕等人也被通知去参加会议。

紧急会议上,妇女处长拿出被写有神经病字样的病历,怒火冲冲地责问陆晨曦有损医风医德,那对责怪陆晨曦的小年轻也在场,扬帆安慰走他们,准备处分陆晨曦。
傅院长在赶去紧急会的路上遇到庄恕,但并没有认出他就是当年张淑敏的儿子,庄恕一本正经地告知傅院长,自己已经接受扬主任的建议,接管陆晨曦一区主管的位置。
会议上,面对扬帆的责问,陆晨曦依然振振有词,认为自己没有错,甚至大言不惭让扬主任有何想法就直说,正在这时,傅院长推门而入,陆晨曦抬头,看到庄恕也跟在后面走了进来,他看向自己的眼里似乎有淡淡笑意。

第3集

扬帆起身介绍庄恕,宣布从今天起将由庄恕接替陆晨曦一区主管的位置,庄恕礼貌地向陆晨曦颔首,陆晨曦却误以为庄恕和扬帆是一丘之貉,口不择言讽刺庄恕是扬帆新找来的替他推销器材,躲避麻烦的帮手。

庄恕行事坦荡,劝慰陆晨曦大可不必如此冲动。陆晨曦拿出大咯血病人的例子,口口声声说扬帆利用病人担心花钱的心理加重忧虑,只为躲避麻烦。庄恕却微微一笑,告知陆晨曦他已经在二十分钟前为病人成功手术。陆晨曦闻言气不打一出来,自己在胸外科的手术权利是被剥夺了吗?还是只有扬帆请来的专家才能进行手术?庄恕不愠不恼,心平气和地劝告陆晨曦不要用推测来做道德评判的标准。庄恕告诉陆晨曦,自己不仅说服病人同意了手术,还帮病人报销了费用,陆晨曦面对行事周全,水平在自己之上的庄恕,一时无言。

扬帆再次落井下石,提出那对年轻夫妻的岳父现在术后不适,使得患者家属误以为陆晨曦是为了个人利益选择手动缝合才导致术后不适,陆晨曦简直无语,她一心为了患者却遭来如此恶意揣测,莽撞的她一拍桌子,扔下胸牌,她顺了扬主任的意,走人!

陆晨曦走到恩师傅院长面前,低眉垂首,有些赌气地说自己一个拿手术刀的,没有扬主任和庄大夫的好口才,她恶狠狠地冲扬帆喊自己绝对不会用他的医疗器械。傅院长拍案而起,斥责陆晨曦放正态度,陆晨曦收了脾气,语气有些悲凉,她待了十一年的仁和医院已经不同往日,说罢她甩手离去,努力做出不带一丝牵挂的样子。

陆晨曦回到办公室,红着眼眶收拾行李,手下那帮实习学生不知何时已站在了她身后,虽然她平时对大家很凶,但实际上他们都很敬佩陆晨曦,陆晨曦欣然宽慰大家好好干,虽然现在最需要宽慰的其实是她自己。陆晨曦寂然离去,放下了她穿了十一年的圣洁的白大褂,离开了这个她奉献了十一年青春的地方。

与此同时,会议上,傅院长对陆晨曦的离开作出总结,让一个多年来出色的医生离开仁和医院,他们大家都有责任。正在这时,广播里响起紧急通知,医院门口出现了大型车祸,伤员过十。仁和医院门口外,医生护士你奔我走,一个个伤员满身鲜血不断被送来,德高望重的急诊科主任钟西北紧张地安排着抢救工作,催促扬帆赶紧让陆晨曦来配合抢救,以往的大抢救全是陆晨曦主持的。庄恕建议让广播通知陆晨曦来急诊,而他们不知道的是,陆晨曦早就在急诊路上了。

刚刚陆晨曦正抱着行李下楼,听到广播的车祸通知,她摇了摇头,真是会挑时候。多年的从医生活让她条件反射般地放下行李,赶往急诊科。她披上白大褂,戴上手套,帅气地走进急诊室,投入紧张的抢救工作中。

医院又送来两个重伤患者,其中一个竟然就是那个妇女处长,她胸口插入玻璃,情况危急,陆晨曦丝毫不计前嫌,让陈绍聪帮助自己做胸内按压。随后,陆晨曦正和钟西北主任分析两个患者的情况,庄恕沉稳地赶来,让陆晨曦把那场难做的手术交给自己,陆晨曦信任地点了点头。

手术准备室里,陆晨曦表示妇女处长的那个手术她有把握,但庄恕的那场最难的手术她做不了。庄恕反问这个耿直单纯的女人,难道就不怕这个和她有过节的病人手术出现意外难堵悠悠众口吗?陆晨曦继续清洗着双手,即使如此她也不会放下一条人命。


手术室里,庄恕有序地在进行手术,他让楚珺提住插入胸腔的玻璃,他先清理肿瘤,楚珺虽然吃力但总算配合了庄恕,就在庄恕夸奖她时,她一个手抖那血竟然喷了自己一脸,好在庄恕反应极快稳住了患者。楚珺羞愧地低下头去,庄恕宽容地安慰楚珺已经做得很好,还鼓励她以后加强力量控制。

另一边,陆晨曦这边妇女处长的情况虽然不容乐观,但好在她技术精渣完成了手术。走出手术室,陆晨曦看到隔壁正在专注手术的庄恕,心中很钦佩,她落寞地对身后的学生说,从此自己就不是他老师了。

刚从手术台下来的傅院长突然冲进更衣室,满头大汗地服用药物,他疼痛难忍地倚坐在地上,突然扬帆拉开了帘子,他冷冷地看向傅院长,狐疑的声音让傅院长心中一紧,您刚刚是在吃药吗?

庄恕的手术完美结束,他一出来就看到陆晨曦等在不远处,他微笑着走过去。陆晨曦语气温和,全然没了白天的嚣张,她诚恳地请求庄恕将刚刚的手术录像借给自己看看。庄恕看着这个一心只有医术,不服上司只服技术的陆晨曦,神情有些动容。

第4集

庄恕虽然感动,但是为了激陆晨曦回胸外科,他拿出陆晨曦的胸牌,故意刁难说胸外科外部人员不得借阅内部资料,陆晨曦接下胸牌,一翻白眼,我看完这条录像就走。庄恕看着陆晨曦任性的背影,嘴角不禁微微上扬。

入夜,陆晨曦带着一个学生趴在电脑前专注地研究着录像,用心记录笔记。庄恕正在值班处更新医嘱,陆晨曦走过来嘱咐护士病人情况,还说今天是自己在仁和医院的最后一班岗。庄恕看着赌气离开的陆晨曦,快步跟了上去,提出让陆晨曦尽地主之谊请自己吃饭。

两人就着夜色随便在一家路边摊坐下,陆晨曦表示自己愿意听听庄恕的意见,庄恕语重心长地分析陆晨曦处理问题的不足之处,他说得在理,陆晨曦没有反驳。他也知道,陆晨曦的心思很简单,就是治病救人,他知道她为了这些甚至放弃了常人应有的快乐,领导不认可也就算了,连她最看重的病人都不理解她,反差太大,她接受不了是正常的。或许被戳中了痛处,话没说完,陆晨曦就突然甩手离去。庄恕追上去,陆晨曦气冲冲地坦言,自己虽然佩服庄恕,但是只要他敢说扬帆今天的行为只是单纯地帮自己改正错误而不是排除异己,她立马认错回头。庄恕质问她作为一个十一年年资的主治医师,没有能力化解别人的排挤也有责任。正争执之时,陆晨曦接到傅院长的电话,傅院长安排她明天去急诊科调升报到,他知道,陆晨曦只是放不开面子,其实还是想留下的。听着恩师关切的话语,一向要强的陆晨曦也忍不住红了眼眶。


挂了电话,陆晨曦表示傅院长对任何学生都是一视同仁地关心,从来不会因为个人利益区别对待,庄恕冷冷挑眉,你就这么肯定。他转身离去,陆晨曦看着忽然冷漠的庄恕一头雾水。微醺的夜色中,庄恕神情苍楚,时光倒退到二十八年前,张淑敏求傅博文帮自己澄清事实,傅博文却怕麻烦冷漠拒绝,妈妈绝望凄苦的泪水和傅博文冷漠的嘴脸让庄恕至今都记忆深刻,总有一天他会找出真相。

第二天,祝晨曦到急诊科上班,一大早她忙来忙去都是对她来说毫无技术含量的活,陈绍聪却让她既来之则安之,而另一边庄恕作为胸外科一病区主管意气风发地开始出诊,扬帆希望庄恕的到来会让仁和医院的医疗水准到达一个新的高度。庄恕正查房,副主任医师刘长河却不负责任地迟到了,而楚珺却清楚报告了患者的既往病历,引起了庄恕的注意。

中午,陆晨曦和陈绍聪正在吃饭,庄恕忽然风度翩翩走过来告知陆晨曦大咯血病人和妇女处长的术后情况,陆晨曦惊讶之余也对庄恕捉摸不透。庄恕和楚珺坐在一起吃饭,楚珺信誓旦旦告诉庄恕自己立志做好医生,庄恕却温和地批评楚珺不应该在患者面前重复病史,楚珺心服口服,低头表示会改正。

钟主任坐到陆晨曦面前吃饭,陆晨曦八卦地问钟老师当初在胸外是不是得罪人才被发配到急诊科,钟主任提到胸外科前主任修敏齐,不远处的庄恕闻言目光沉沉地看了过来,两人四目相对,钟老师怔了怔,似有所思。

陆晨曦在急诊科又接到一位冠心病患者,她询问患者女儿既往病历,女孩却歉疚地说自己不清楚,陆晨曦一看这正是昨天自己建议她带妈妈去做肺移植的女孩,原来女孩的父亲之前都在监狱,所以她不清楚。正在这时,女孩接到母亲呼吸衰竭的电话,焦急不已,陆晨曦表示立马去了解她母亲的状况,庄恕告诉陆晨曦,这位母亲一周之内等不到肺源就没有希望了,陆晨曦听了深深叹了口气,祸从天降,这一家人真是命途多舛。

另一边,女孩的父亲奄奄一息醒过来了,他挣扎着拉着女儿的手,挤出一句不做手术的话来。

无标题文档

编辑:黎晓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