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影视频道>电视专题 相关专题:黄大妮

《黄大妮》分集剧情

发布时间:2017年02月06日 17:16 作者: 来源:

相关专题:黄大妮

第1集 - 建国瘸腿回家 遭到铁英阻拦

工地发生塌方,死伤一片,农家妇女黄大妮的丈夫也不幸遇难。而大夫韩冰在参与救援的过程中也被掉落的石头砸到,不幸伤成植物人。黄大妮自此成了寡妇,独自带着五个儿子生活,而五个孩子中的老大老二其实是她丈夫和前妻的孩子。韩冰的丈夫孙木林见黄大妮生活不易,于是经常出手帮助他们,也因此被外人嚼舌根,声称两人不干不净。

黄大妮独自带着五个孩子艰难的生活着,为了养活孩子,她做起了糊火柴盒的工作,偶尔也带着孩子们去外面捡东西补贴家用。时光荏苒,孩子们渐渐长大,老二建国当兵离开了家。而老大建业再婚,媳妇江铁英脾气却很坏。大妮为了帮他们,甚至主动下岗将自己的工作让给了铁英。而长久以来,一直有人默默地为黄家汇款。黄大妮觉得奇怪。于是去银行查汇款情况,可对方用了“老家人的假名,所以银行也查不到。

建国腿受伤了于是回了老家,可铁英怕他伤残拖累黄家,于是坚持要将他赶走。争执间铁英将建国的行李扔了出去,大妮赶紧回来叫停了两人,并推开铁英让建国进了家。大妮打算为建国治疗腿伤,铁英见了又闹腾起来,毕竟家里人多钱少,生活特别拮据。当她得知大妮将自己的工资拿给老三建邦做生意时,便更加生气了。于是故意挑拨大妮和建国的关系,还声称当年建国与建邦抓阄去当兵的事情,是大妮故意让建国去的,因为她心疼自己的儿子。建国听了大失所望,原来自己在大妮心里真的比不上亲生的。失落之下,建国离开了黄家。建业赶紧拦住他,可气急的建国推开他便跑了。

建邦自称是胡同佐罗,从别处收了鸡蛋后,他便打算带回去倒卖。但当地的流氓们却拦住他,因为建邦阻拦了他们卖鸡蛋的生意。争执间,建邦赶紧拎着鸡蛋逃走,对方追着他来到了火车站。这时一辆火车缓缓驶来,混乱间建邦抢下乘列员美女手中的旗子将他们打跑,然后自己爬上火车离开了。可火车颠簸之下,建邦手中的篮子摔倒在地,鸡蛋也全部打碎。

孙木林得知黄家的情况后,便过来打听情况,并将铁英痛骂了一顿。之后木林和大妮一起出去找建国,两人找了一圈,最后在一处废墟处找到了晕倒的建国,于是赶紧将他送去医院。黄大妮赶着回去照顾家人,于是孙木林在医院照看着建国。大妮回去后,铁英提出要分家,可大妮坚决不分家。这时建邦回来了,铁英得知他将钱又败掉了,于是气愤的与他吵了起来。

第2集 - 铁英怀孕 坚持分家

建国在医院醒来,大妮赶紧照顾他吃饭,可赌气的建国就是不接受她的关心。大妮向他道歉,并坦承当年自己为了让铁英嫁给建业,所以自己将工作名额留给铁英。而家里经济拮据,兵团管饭,所以自己才使诈将兵团名额留给他。现在他受伤了,自己也很难过很自责。建国听了很难过,这才知道是原来这都是大妮的良苦用心。

建业和铁英来到医院看建国,并再次提起分家的事情。大妮反对分家,并劝建业留建国在家里住下。可尽管如此,铁英还是坚持要分家。窝囊的建业虽然很担心建国,可他又不敢忤逆铁英的意思。病房里的建国听到这些很难过,他不想拖累大妮,于是偷偷离开了。
木林将自己收藏的纪念章送给厂长,希望他将前两年死去的老马的房子分给大妮,毕竟大妮家条件艰苦,人员众多。经不住木林的劝说,厂长同意下来,但让他晚上悄悄砸了老马的家门,然后占为己有,自己就当没看见。
晚上大妮和铁英又因为分家的事情吵了起来,大妮很难过,她自己独自将五个孩子拉扯大,再难再苦她也希望一家人能在一起,所以她坚决不分家。可尽管如此,铁英还是坚决要分家,她不想再过苦日子。
建业很舍不得家人,于是赞同大妮的意见。铁英却生气起来,并要与他离婚。建邦一直就很反感铁英,于是赞同两人离婚。这时木林来了,将老马家的事情告诉了他们,铁英一听立刻来了劲,她让建业去砸了老马的房门,这样就能将老马的房子据为己有了。大妮不同意,她希望那房子可以给建国他们住,可铁英坚持要那房子,还威胁要将他们偷偷砸老马房子的事情告诉邻里。大妮赶紧拉住铁英,两人争执时,铁英误将大妮推倒在地。建邦气愤的要打铁英,建业赶紧过来护住了铁英。
众人将摔伤头部的大妮送去医院,好在伤情不重。而这时铁英也被检查出来怀孕了,建业和大妮都很开心,而铁英也趁机要求分家。为了孙子,大妮不得已同意了分家。之后铁英还趁着怀孕,找大妮要起了存折,还提出以后她和建业的收入不再补贴家用。可老四建民和老五建宁还在读书,于是大妮打算自己出去赚钱供家用。
铁英不想将建业和他前妻的女儿春风带去生活,可大妮坚持让他们带着春风,毕竟春风是建业的亲生女儿。

第3集 - 韩冰醒来 木林帮助大妮
木林悄悄将老马家的房门砸坏,然后让他们赶紧将行李搬进去,铁英很高兴,终于有了自己的房子了。第二天一早,黄家悄悄占领马家房子的事被传得满城风雨,邻居都传是木林与大妮之间不清不楚,所以木林这么帮着大妮。木林不想管这些闲言碎语,并和大妮一起出去找起了建国。

伤腿的建国为了养活自己,竟然去要饭。可却遭到当地流氓乞丐的打压,对方让建国将讨来的钱给他们,建国不愿意,于是他们将建国打了一顿。这时路过的一个农家女子辛小勤不忍他们欺负建国一人,于是上前为建国打抱不平。

建邦之前在火车站闹腾了一番,导致乘列员张玲玲失去了工作。玲玲的兄嫂气愤的要找出这人,这时建邦正好路过,玲玲认出来他就是那个胡同佐罗。于是玲玲的兄嫂拦住建邦,让他赔偿玲玲的损失。可建邦一副痞样,还拿着锁链将玲玲的哥哥所在旁边的栏杆上。

辛小勤开着拖拉机送建国去了车站,可建国没钱坐车,于是她将自己的钱拿给建国,希望能帮帮他。建国很感谢她,但将钱还了回去,并将自己的情况告诉了她。小勤见建国可怜,于是硬将钱塞给了建国。可她刚开着车离开,建国就体力不支的晕倒了,不得已她又回来将建国带回家照顾。小勤的家里还有个年老病重的爷爷要,淳朴的爷爷见建国也是个可怜人,于是让她好好照顾建国。

木林在家里照顾韩冰时,韩冰竟然慢慢醒了过来。激动的木林赶紧让女儿二凤过来,晕了许久久的韩冰发现女儿已经长大了,十分感慨。大妮得知韩冰醒了,惊喜地过来看望她。韩冰虽然醒了,可她却无法站起来,毕竟瘫了太久,甚至连说话也很不利索。

分家后,黄家的生活费也断了,大妮带着建宁建民过起了艰苦的生活。而另一边的铁英吃好喝好,却又不给春风吃鸡蛋。晚上建邦回家来,给他们带了吃的,而他是卖了自行车换来的钱。木林为了帮助大妮,为她找了个厂厨房职工的工作。可大妮不想去,毕竟建业和铁英都在那上班,自己和木林本来就名声不好,别人知道是木林帮她找的工作,肯定更加诋毁两人了,她也不想韩冰误会。
建业在旁边听了很自责,他拿出十块钱给大妮,他想帮帮家里。邻居蝴蝶迷一直以为大妮和木林有奸情,还跑来向韩冰抱怨。大妮很委屈,为了不让韩冰误会,她愿意再也不来孙家,不和木林多接触。可韩冰却将离婚协议书拿了出来。

第4集 - 建邦南下广州做生意
原来早在十年前,韩冰和木林就打算离婚,可当时因为自己受伤了,这事才一直搁浅。大妮劝她不要和木林离婚,毕竟木林是难得的好男人。为了安抚韩冰,大妮将离婚协议书烧了,并保证再也不跟木林有瓜葛。
大妮去工地想要扛沙包赚钱,可工头嫌她是个女人,于是不让她干活。这时大妮看见了建民在扛沙包,原来建民为了帮助大妮减轻负担,而跑来扛沙包赚钱。大妮将他赶回学校读书,自己则代替他扛起了沙包。建邦在外面谈生意的时候,正巧看见了大妮在扛沙包,于是劝她回家,毕竟这活太费力。可生活所迫,大妮坚持要扛沙包赚钱。
玲玲的兄嫂要办婚礼,于是让玲玲出去住。可玲玲实在没地方去,于是求兄嫂留下自己。这时建邦来了,他让玲玲南下和自己一起去做生意。可玲玲不想跟他去,但建邦坚持要带她走,声称是为了还她的债。临走前建邦将火车票拿给玲玲,让她自己好好考虑。
铁英一直将春风当仆人似的使唤,还让她洗衣服和面。可春风不慎将面粉撒到桌上,于是铁英气愤的拿棍子打她。春风疼的大哭起来,隔壁的大妮听见了,赶过来护住铁英,并责骂铁英虐待她,可铁英解释说这都是为了训练她。春风很想回黄家,于是铁英将她赶了出去,还让大妮将她带回去养。两人气愤的争执起来,而铁英更是责骂她拿建业的钱给建邦胡用。
建邦气不过,于是过来与铁英争执起来。这时建业回来了,他拉开建邦,大妮也劝阻建邦,并解释建邦没有花过她的钱,还让铁英发誓以后都不能用建邦的钱。收到消息的木林赶来劝和,并悄悄塞钱给大妮,想帮着她度过难关。大妮不想要,可木林硬塞给她,声称当是借她的。建邦在旁边看见了,于是将钱拿去还给了木林。
建邦要去广州做生意,可是没本钱,大妮担心他,于是跑出去帮他筹钱。大妮一直没回家,于是建邦等人出去找她,可找了一圈都没见人。这时大妮回来了,可却虚弱的昏倒了。原来为了筹钱,大妮去卖血了。大妮将卖血换来的钱给建邦,让他出去好好做生意。春风趁铁英不注意,偷偷拿了锅里的两个馒头,拿去给建邦带走吃。
建邦出发去广州做生意,大妮等人依依不舍的出来送他,并告诫他要诚信做生意。而建邦上了火车后,玲玲也来了。

第5集 - 建民为家放弃学业
玲玲在火车上找到建邦,建邦见她真的来了,于是又惊又喜。玲玲解释说家人将她赶了出来,自己没地去所以才来的。以后他们两人相依为命,建邦希望玲玲能嫁给自己,而自己也会一直对玲玲好。玲玲害羞的不说话,其实她对建邦也很有好感。
为了帮大妮照顾家里,建民与工厂签了劳动合同,他要去搬沙包赚钱。大妮希望建民能继续上学,于是将合同给撕了。可建民坚持要退学去做工,气愤的大妮伸手打了建民一巴掌,而建民一气之下,离开了黄家。建民既生气又委屈,自己是为了家才退学去搬包的,可大妮却不理解他。
建民一直没回来,于是大妮跑来木林家找他,可他并不在木林家。木林安慰她别担心,并跑出去帮他找起了建民。建民一直在学校的操场里跑步,木林过来找到他,劝他回家和大妮和好,毕竟大妮也是为他好才打他的。经过木林的劝说,建民想通了,和木林回到黄家,还答应大妮要好好上学。
韩冰得知木林帮着大妮出去找建民,于是又气愤起来,原来两人还是纠缠不清的。二凤过来安慰韩冰,并坦白木林将两人打算离婚的事情告诉了她。韩冰很失望,原来木林对离婚的事也一直耿耿于怀,看来木林还是想和自己离婚。
木林来到建设兵团打听建国的事情,可仍旧没消息,木林怀疑建国是故意躲着他们。大妮很担心建国,可也无计可施。
建国住在了小勤家,而他的老实厚道也让爷爷很喜欢。爷爷现在身体不好,所以他想将小勤托付给建国。以前小勤有个对象,可对方嫌弃她爷爷是个残废人,所以婚事就吹了。现在小勤大了,他希望建国能留下来和小勤在一起。可这样的话建国就等于是倒插门的女婿,以后孩子也得随着小勤姓。建国很感谢爷爷和小勤收留自己,而黄家有铁英在,他也回不去了,所以他接受了爷爷的提议。
韩冰的腿逐渐有了知觉,她希望自己能快点好起来,于是让蝴蝶迷帮着自己买些针灸用品。她想自己试着做针灸治腿。
建民放学时在路上看见了大妮在扛大包,于是心疼的过来阻止她。可大妮想干活挣钱,这时二凤将木林叫了过来。木林让建民和二凤先回去做功课,自己则留下劝大妮。可大妮坚持要扛大包赚钱,正说着腰忽然扭了,于是木林将大妮送了回去。而蝴蝶迷和铁英见了又诋毁起他们两不干不净。

无标题文档

编辑:黎晓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