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影视频道>环球电影 相关专题:

《荒野猎人》上映在即 导演“连庄”奥斯卡

发布时间:2016年03月14日 19:20 作者: 来源:新华网

相关专题:

在今年第88届奥斯卡颁奖典礼上,导演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多凭借《荒野猎人》斩获了最佳导演奖。这也意味着他成为约翰·福特、约瑟夫·L·曼凯维奇之后,奥斯卡历史上第三位连庄这一奖项的导演。据悉,影片将于3月18日正式上映。主演莱昂纳多也将来华参与电影宣传。

导演最接近纪录片的电影

《荒野猎人》一直被冠以“现代历史上拍摄难度最大的影片”之名,参与过这部电影的主创们都表示过这部电影的拍摄是多么艰难,从严酷的自然环境,到电影技术方面的苛刻条件,都在挑战着电影制作的极限。而导演伊纳里多却非要挑战这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从一些毛皮猎人的日记中重现了那段未被文字记载的历史,犹如一个工匠精确地打磨一件艺术品。

导演伊纳里多在叙事中运用大量没有人物的空镜头,自然光和环境真实的天气变化为电影平添传奇的色彩,场景或是纯净或是辽阔,看似毫无意义的画面却始终让故事渲染在壮阔的情绪和氛围中。当格拉斯找到爱子尸体之后的悲痛欲绝,穿插着浓雾从落基山脉上缥缈而下的镜头,一种沉痛的哀悼,让在场观众切身体会到莱昂纳多的切肤之痛与求生意志。

为此,整个剧组不得不去适应环境,与大自然互动,这应该是导演做过的最接近纪录片的电影了。在导演看来,把大自然当做有生命的个体,而不只是一件货物。“当你突然意识到,你和一株植物,一条鱼,一棵树一样时,都是有生命的个体,那么生存于世的体验便被赋予了更强大的意义。这就是我从这个人身上学到的东西,我真的很为之感动”。

所以,在《荒野猎人》中,本来是一个以复仇为主线的线性故事,导演却将之转换成一个关于人与大自然关系的存在主义诗歌。格拉斯的复仇是由愤怒所驱动的痛苦之路,一旦完成复仇,生命的意义就崩塌了。

没有故事板,只有排练

《荒野猎人》大部分场景都是在加拿大的冰天雪地里完成拍摄,为了追求真实感,导演在拍摄之初并没有像之前的创作一样绘制故事板,而是直接通过预演来保证影片中复杂场面的连贯拍摄。之前的演员和布景都是可控的,但这次的舞台是大自然。这就像在大自然这个巨大的舞台上演出一场规模宏大的戏剧。

由于影片中的台词很少,大部分都是靠镜头调度与演员表演来支撑起整个故事。所以,在表现这样一部宏大的作品时,导演一方面会近距离展现人物的呼吸和流汗的细腻真实感,另一方面也会转换到视野宽广式的广角镜头下,将观众带入角色的灵魂。每场戏都像是在演一出舞台剧,一遍一遍地彩排。

电影中第一场猎人遭袭的戏份,是导演花了数周的演练才得以实现的。导演研究出拍摄路线,然后冒着大风雪开始了排练和测试。演员们排练第一天就得穿着橡胶防水靴,在齐膝深的冰冷河水里跋涉,雪还一直下。这个场景有大概两百个演员扮演印第安人和毛皮猎人,几十匹马,以及大批的弓箭,步枪等。这些场景调度都是在精确的排练与打磨之下完成的结果,所以当观众们看到影片中的那场精彩刺激的偷袭桥段,都会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

尽管电影在后期有一些特效镜头的辅助,但导演伊纳里多还是尽可能的还原大自然的真实力量。电影中有一个单镜头主客观无缝衔接视角的场景,发生在格拉斯发现约翰·费兹杰拉德(汤姆·哈迪饰)杀了队长的那场戏。格拉斯发现了队长的尸体,在寂静的大雪中悲伤,暴怒涌现于内心,如同身后山上随即而来的雪崩一般——这段戏并没有用任何特效。这得益于剧组成功地用直升机在莱昂纳多悲伤的那一刻准确地人工制造了一场雪崩。对于如此精细复杂的工作,基本上就决定了这是一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拍摄经历,而导演也不负众望,在保证莱昂纳多在镜头焦点之内的同时,也让后边山上雪崩的背景清晰无比。

《荒野猎人》中的每一个镜头都是经过导演精心设计的,就像工匠打磨艺术品一样精确细腻,使得每一帧呈现出来的画面都展现出极寒之地波澜壮阔、浩翰飘渺的奇观景象。3月18日,《荒野猎人》正式上映,特别推出的IMAX版本将为中国观众将为带来震撼心灵的视听盛宴。

无标题文档
  • 相关专题:

编辑:小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