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电视 > 电视剧专题
《北大荒》故事梗概
发布时间:2009-12-16 16:53:41  来源/作者:  【如何订阅手机报】

故事梗概:

  新中国永远不会忘记这样一群人,他们在战火中成长,为新中国的诞生洒下鲜血;他们在炮火中前进,保卫了新中国的安宁。当祖国一声号召,他们又放下枪杆子,在北大荒开始了艰苦卓绝的垦荒建设……

  于是,便有了悲壮而惨烈的故事,有了硝烟中走来的男人和从城市乡村走来的女人,有了爱情,有了歌声,有了新的生命……

  在解放安城的战斗中,尖刀营营长郝豹正带领着战士们攻上山头与敌人肉搏,当战斗胜利时,他的未婚妻兰珍却倒在血泊中,留下了年幼的儿子连娃子。战争中的郝豹无力照顾儿子,只得把连娃子交给大娘代养。新中国解放不久,郝豹接到命令,被调遣到祖国最北部的,人称“北大荒”的地方,开始了军垦生涯。他们仍然沿袭着部队上的编制,延续着军人的作风。

  丢下枪杆子,拿起锄头开荒种地,将士们一时都难以适应。这些经历了枪林弹雨的男人们,一旦停下来,便想有个家。尽管荒原上没有屋子也没有人烟,但他们想女人,有了女人才会有家。有人说没女人哪怕有个孩子哭哭闹闹也好啊,他们甚至蹿掇着郝豹把连娃子接回来。就在这时,一个消息传来:要不了多久,北大荒就会有女人来,这一下可把大伙乐坏了,人们盼望着姑娘们的到来

  另一方面,城里姑娘沈秀从同学们传阅的报纸上知道了北大荒垦区来招人的消息,她迫不及待地将这一消息告诉了中学同学罗微微。罗微微正在受着婚姻的困扰,招工的消息让她看到了一丝希望,两人瞒着家里报了名。

  此时的郝豹正被垦区严峻的现实问题所困扰。垦荒将士们没有住的,砍苇子搭棚挖地窝子;水源紧张,省着点用;垦荒缺牲口缺工具,就拿肩膀手指来顶。可是要在寸草不生的戈壁滩上刨出粮食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郝豹带领的尖刀营硬是在春天的雪水刚刚化完的时候,用扛过枪的肩膀,在荒原上迈开了垦荒的步伐。

  由于不懂农业生产规律,固执的郝豹与副营长耿喜旺产生了许多矛盾。在一次次竞争中,郝豹终于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主动向耿喜旺认了错,并虚心学习农业知识,终于在生产中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

  当温饱暂时解决后,婚姻问题成了安定军心的根本问题,组织上也加紧了在城里招工的步伐。城里的沈秀和表姐罗微微不顾家里人的反对,踏上了北大荒的土地。上级特地从营部抽来的几个战士保护这批女孩子安全北上。


一行人终于到达了目的地龙锦,团部组织了集训总队。龙山尖刀营的战士们听说集训完的女人就要分配下到各连队时,大家都自觉地把地窝子努力收拾出个样子。在龙锦,郝豹一眼就注意到了聪明漂亮的沈秀,觉得沈秀与死去的未婚妻兰珍很像,从此沈秀就在他心里深深扎下了根。

  女兵们终于来到了北大荒。初到北大荒的姑娘们被它的荒凉吓到了,郝豹粗鲁的骂起了姑娘们,挨了骂的女兵们全吓呆了,经过短暂的沉默之后随即迸发出震耳欲聋的哭声,几乎要将地房子摇塌,弄得男人们不知所措,谁也不敢进屋。哭累了的女兵们还是得接受现实,但郝豹的粗鲁和大男子气却使沈秀非常畏惧。

  不久,又有一批山东女人到了龙山。沈秀和大家一块去接她们,刚开始也是不下车,后来弄来许多大葱和烙饼搁在车前,居然一个个就下车了。田二曼就是其中的一个,她高大壮实,声音洪亮,并且一点也不掩饰,她说,那没办法,俺山东人就爱大葱蘸酱下饼子!田二曼们有力气,干活快,总受表扬。城里的姑娘们不服气,由沈秀带头夜里到地里加班间苗。此事让郝豹知道了,恨恨地批评了沈秀,沈秀更恨郝豹了。

  郝豹的粗鲁反而得到了田二曼和罗薇薇的爱慕,可他始终对沈秀一往情深,此时,沈秀的母亲因为疾病去世,一向严肃的郝豹一改常态,想尽办法安慰她,可无论怎么做都无法安慰无比伤心的她。在沈秀最郁闷的日子里,小山药不声不响地把快乐一点点地传送给她,她也同小山药越走越近。

  为了解决战士们的个人问题,组织上越来越频繁地在这些女人和男人们之间牵线搭桥。经过介绍,田二曼和教导员赵天顺结了婚;罗薇薇主动追求郝豹不成,与副营长耿喜旺产生了爱情;而沈秀则与小山药的关系越来越近,唯有痴心的郝豹还孤身一人。不久,营里人事调整,小山药被调到边境牧业排,孤独的沈秀学起了拖拉机,成为北大荒一代女拖拉机手。在频繁的接触中,沈秀对郝豹也渐渐消除了戒备,两人的关系有所改善,终于可以坦然相对,没有了距离感,可沈秀最爱的还是小山药。

  许多女兵都已经在北大荒成家立业,有了孩子,唯有郝豹和沈秀还是独身。此时,小山药为了挽救支边青年而牺牲,沈秀因此悲痛万分。悲痛缓释之后,沈秀如同脱胎换骨一般开始重新审视眼前的郝豹。随着了解的深入,对郝豹的爱慕之情在沈秀心中慢慢地滋生。此时,农场已经越建越好,当沈秀终于可以正视自己对郝豹的感情时,可是由于多年的军旅生涯,郝豹积劳成疾,他病倒了。他知道自己的病很重,不愿意拖累沈秀,逐渐的疏远她。此时,邱大犁主动去找王震将军),为郝豹联系好了医院,要接他去北京治病。载着郝豹的马爬犁在风雪中急驶,此时身穿红色嫁衣的沈秀站在了道路中间,车嘎然而停……

一行人终于到达了目的地龙锦,团部组织了集训总队。龙山尖刀营的战士们听说集训完的女人就要分配下到各连队时,大家都自觉地把地窝子努力收拾出个样子。在龙锦,郝豹一眼就注意到了聪明漂亮的沈秀,觉得沈秀与死去的未婚妻兰珍很像,从此沈秀就在他心里深深扎下了根。

  女兵们终于来到了北大荒。初到北大荒的姑娘们被它的荒凉吓到了,郝豹粗鲁的骂起了姑娘们,挨了骂的女兵们全吓呆了,经过短暂的沉默之后随即迸发出震耳欲聋的哭声,几乎要将地房子摇塌,弄得男人们不知所措,谁也不敢进屋。哭累了的女兵们还是得接受现实,但郝豹的粗鲁和大男子气却使沈秀非常畏惧。

  不久,又有一批山东女人到了龙山。沈秀和大家一块去接她们,刚开始也是不下车,后来弄来许多大葱和烙饼搁在车前,居然一个个就下车了。田二曼就是其中的一个,她高大壮实,声音洪亮,并且一点也不掩饰,她说,那没办法,俺山东人就爱大葱蘸酱下饼子!田二曼们有力气,干活快,总受表扬。城里的姑娘们不服气,由沈秀带头夜里到地里加班间苗。此事让郝豹知道了,恨恨地批评了沈秀,沈秀更恨郝豹了。

  郝豹的粗鲁反而得到了田二曼和罗薇薇的爱慕,可他始终对沈秀一往情深,此时,沈秀的母亲因为疾病去世,一向严肃的郝豹一改常态,想尽办法安慰她,可无论怎么做都无法安慰无比伤心的她。在沈秀最郁闷的日子里,小山药不声不响地把快乐一点点地传送给她,她也同小山药越走越近。

  为了解决战士们的个人问题,组织上越来越频繁地在这些女人和男人们之间牵线搭桥。经过介绍,田二曼和教导员赵天顺结了婚;罗薇薇主动追求郝豹不成,与副营长耿喜旺产生了爱情;而沈秀则与小山药的关系越来越近,唯有痴心的郝豹还孤身一人。不久,营里人事调整,小山药被调到边境牧业排,孤独的沈秀学起了拖拉机,成为北大荒一代女拖拉机手。在频繁的接触中,沈秀对郝豹也渐渐消除了戒备,两人的关系有所改善,终于可以坦然相对,没有了距离感,可沈秀最爱的还是小山药。

  许多女兵都已经在北大荒成家立业,有了孩子,唯有郝豹和沈秀还是独身。此时,小山药为了挽救支边青年而牺牲,沈秀因此悲痛万分。悲痛缓释之后,沈秀如同脱胎换骨一般开始重新审视眼前的郝豹。随着了解的深入,对郝豹的爱慕之情在沈秀心中慢慢地滋生。此时,农场已经越建越好,当沈秀终于可以正视自己对郝豹的感情时,可是由于多年的军旅生涯,郝豹积劳成疾,他病倒了。他知道自己的病很重,不愿意拖累沈秀,逐渐的疏远她。此时,邱大犁主动去找王震将军),为郝豹联系好了医院,要接他去北京治病。载着郝豹的马爬犁在风雪中急驶,此时身穿红色嫁衣的沈秀站在了道路中间,车嘎然而停……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编辑:朵朵
点击次数
相关新闻
 
论坛9张图片
论坛10条新帖

论坛10条热帖

热点标签

博客9张图片
博客10条影音

博客10条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