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l
  • 邮箱 @YNTV.COM.CN  密码
Search
  • 站内搜索
云南电视网

您的位置
《超级女生》分集介绍(11-15)
发布时间:2006-11-21 10:39:36  来源/作者:
第十一集

    成为种种意外的主角,李惠恩也认为是有人从中安排;李惠恩感到心有不忿,忍受不了心中的气愤,便独自往找凌雪乔。实情是李惠恩并不相信凌雪乔是个会作弄他人,来换取成就的人;二人对谈一番,增加了认识,但仍无结果。

    路瑶发现被人跟踪,匆忙回宿舍,众人义愤填膺,拿起扫帚,四出找寻。跟踪路瑶的人,原来是林斐然,他打扮成合宿处的酒店工作人员模样,四处闪躲;最后,众人找到可疑人物,乱棍打下之际,路瑶才发现此人竟是路添财,原来路添财爱女心切,只身跑到城中看女儿…众人得知原来是误会一场,正想散去;其时,寝室里的成朗和雷敏都中了她们设的简单陷阱,成朗大怒,骂了女孩子们一顿。

    翌日的谢票活动中,钟晴赶及回来。活动举行期间,出现大量行列齐整,行动一致的凌雪乔歌迷;荣胜男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揶揄凌雪乔财大欺人,令凌雪乔非常不悦。

    另一边,路添财在人群中只找到唯一一个支持路瑶的歌迷,就是林斐然。路添财与林斐然惺惺相惜,林斐然更教路添财制作横幅,二人很快便成为朋友。

    凌兴云致电凌雪乔,问满不满意他的精心安排,凌雪乔怒而挂线,随即开车回家,指责凌兴云;凌雪乔请求父母不要再用任何手段,她自己要公平地、公开地打败胜男,况且日后的赛果,主要由公众的投票决定,不轻易可以由人改变赛果;荻风听到,心生一计,便好言相劝。

    二十进十比赛前的最后彩排,李惠恩发现出台衣服竟被割开了一个大洞……

    “二十进十”比赛开始前,李惠恩的舞衣被破坏,众人目光都投向凌雪乔。凌雪乔忽然站起,走到李惠恩面前,大家都期待她开口,想知道她有何话说。

    李惠恩发现凌雪乔根本不是想跟自己说话,她的目光从未离开过自己手上的破舞衣……蓦地,凌雪乔拿起放在地上的摄像机三脚架,奋力横扫整齐摆放着的水晶杯阵(用以向进入前十名参赛者祝酒),乒乓连声,水晶杯通通堕地粉碎!吓得本来窃窃私语的众女鸦雀无声!

    凌雪乔终于开口了,她问李惠恩:“你信不信我?如果你相信我,把舞衣交给我。”李惠恩将舞衣递出,凌雪乔竟将它撕得更破烂,钟晴喝止已迟。凌雪乔不理众人目光,吩咐钟晴、钟爱、唐菲、杨淇、路瑶帮忙,拿取胶纸、捡执水晶碎片,她则将破舞衣在李惠恩身上左披右搭……一轮忙碌之后,众女议论纷纷,凌雪乔下令将除了照在李惠恩身上的聚光灯外,关掉所有灯光,灯光一灭,登时一片喝彩!

    李惠恩出场,身上披搭的舞衣,彷如希腊女神的造型,在多支聚光灯照射下,黏在舞衣上的水晶碎片绽放七彩耀眼的光芒,令全场触目。所有评委对李惠恩的表现给予甚佳评价;成朗微微点头,对自己眼光独到,发掘出这颗明日之星甚是欣慰;连宋天孙也不禁暗自喝彩,喃喃自语:“……也许她真的更适合当女神……”

    台后,凌雪乔与钟晴在注视着李惠恩的演出,钟晴坦白说出本来对凌雪乔为人甚不欣赏,如今略有改观;凌雪乔却不在乎别人是否欣赏,只要做自己认为该做的事。两人表面针锋相对,事实上已打破了隔膜。

    荣胜男一脸不忿,张小慧走到她身边,告诉她想不到会有这个结果,荣胜男连忙要她噤声。

    李惠恩回到后台,衷心多谢凌雪乔。雷敏呼唤众人出场,因为赛果即将公布,除凌雪乔和荣胜男外,钟晴、钟爱、唐菲、杨淇、路瑶、李惠恩都榜上有名,众女手拖手互相祝贺,李惠恩下意识地连凌雪乔的手也拉上,凌雪乔竟然也不拒绝,凌雪乔终于加入“傻瓜组”。

    “二十进十”的比赛结果令电视台高层震惊,因为凌雪乔得票最高,而且以数以万计的票数抛离其它对手,而亦因为凌雪乔有“凌氏兴业”的背景,受到怀疑,成朗负责彻查此事,如有弄虚作假的情况,电视台将毫不容情地将凌雪乔的参赛资格取消。

    张小慧无缘进入十强,又遭到荣胜男羞辱,无地自容之余,更向凌雪乔打小报告,更嫁祸荣胜男说一直以来阻碍对手的是她。凌雪乔为免引起轩然大波,遂暗地里警告荣胜男。荣胜男表示李惠恩是个极强对手,她只是为了清除阻碍她和凌雪乔对决的障碍而已,她反问凌雪乔是否有足够信心胜得过李惠恩,凌雪乔亦不禁动摇。

    成朗召见凌雪乔,直接向她说出电视台高层对她的离奇高票数产生了怀疑,并会对此作出全面调查,如果她知道什么内情的话,最好坦白说出来,否则若被查出有弄虚作假之事,她的下场只会被取消参赛资格。凌雪乔从来没想过这回事,彷如晴天霹雳。

    凌雪乔带着既疑惑又不忿的心情,立即到父亲的公司,誓要问个明白。岂料一步入“凌氏兴业”的总部,触目所见,尽是母亲荻风所出通告,内容均是“要求”员工以手电投凌雪乔一票,而且众多员工纷纷上前祝贺她进入十强,有人更说出曾发动举家投票的“壮举”,“邀功者”不知凡几。凌雪乔再没怀疑,心中雪亮,撕下通告,直入父母办公室兴问罪之师。荻风本来下令员工投票,本着既没违反赛规,又可以帮助女儿的热诚而作,遭到女儿恶言相向,大为伤心。凌兴云对凌雪乔的言谈表示不满,重重斥责,两父女吵得面红耳热,终以闹僵收场。

    受到如此打击,凌雪乔在公开表演活动时失准兼受轻伤,李惠恩、钟晴等又是奇怪又是关心,凌雪乔失去昔日的傲气和自信。

    宋天孙探望凌雪乔,知道了事情始末,又眼见她信心大失,多次表示自己不如李惠恩。宋天孙努力慰解,反遭凌雪乔迁怒辱骂,闹到激烈之处,宋天孙忍不住拂袖而去。在宋天孙离去之时,恰巧遇上想探望凌雪乔的李惠恩,两人攀谈,李惠恩安慰宋天孙,宋天孙的心情略为平伏,并对李惠恩温柔开朗的性格大加赞赏。

    凌雪乔向成朗自首,成朗对她的坦白表示赞赏,并表示将会聘用“公证行”进行调查,他保证会对此事作出公平裁决。但在凌雪乔耳中,成朗差不多等如预判了她的死刑。凌雪乔一个人奈不住寂寞与忧心,终于从凌兴云为她租下的大渡假屋迁出,搬回“超级女声”参赛者的宿舍,众女声大表欢迎。

    “尼欧酒吧”,郑裕泰、肥肥、老鬼和长毛为酒吧亏蚀不止,且众人皆为生活所逼而谋对策,除了郑裕泰外,众皆赞成将酒吧营业时间缩短,各自找兼职帮补。此时,钟晴和李惠恩分别来电问候,郑裕泰将困境对钟晴坦白相告,但却对李惠恩隐瞒,说近来太忙,因为酒吧即将要开分店云云……

第十二集

    一日,李惠恩、路瑶、唐菲、杨淇等在宿舍外休息散步时,宋天孙忽然驱车而至,四人以为他来探望凌雪乔,岂知宋天孙表示特意来找李惠恩,路瑶、唐菲、杨淇三人微感不妥。宋、李两人到咖啡室谈话,宋天孙表示大有兴趣找李惠恩为宋氏的时装品牌作代言人,李惠恩质疑宋天孙何以不找凌雪乔,宋天孙说已另有安排,李惠恩敌不过宋天孙三寸不烂之舌,初步答允。

    郑裕泰口硬心软,虽不想缩短“尼欧酒吧”的营业时间,奈何形势比人强,唯有暗自找寻兼职,然而却处处碰壁。此时,肥肥、老鬼和长毛已各自找到工作,老鬼见郑裕泰如此,遂介绍一份在酒店大堂弹琴的工作。郑裕泰无奈,前往面试,怎知面试过程极是马虎,他立即得到录用。上班当日,钟晴致短讯问候,郑裕泰的回复令钟晴十分难过:“这里没人听我的琴声,一个也没有。”

    女声在宿舍暗地里举行大食会,凌雪乔加入钟晴、钟爱、唐菲、杨淇、路瑶、李惠恩的圈子,众女声终于看到凌雪乔天真的一面,可是凌雪乔仍未能摆脱“造票疑云”的阴影,众女声都为她加油打气。

    宋天孙相约李惠恩唱卡拉OK,为李惠恩介绍乐坛巨人和企业老板,说道在艺能界打滚,不可不交游广阔,李惠恩面对这些所谓大老板色迷迷的眼光,其实大感难堪,不过隐忍不发。当她回到女声宿舍时,已是三更半夜,更被成朗和雷敏递个正着,成朗因此事而大发雷霆。

    大清早,众女声跑步练气之后,成朗罚李惠恩留下再跑十圈,缘途不断斥责,着令如果李惠恩无心比赛,而要攀龙附凤,结识公子哥儿的话,大可就此退出。李惠恩本已有心推却宋天孙的不断邀约,但成朗此举激起了李惠恩的反抗心理,不单死不认错,出言顶撞,而且逐渐生起要靠拢宋天孙之心。

    众女声见李惠恩受罚,议论纷纷,大家都不敢直问李惠恩发生了什么事,而想凌雪乔向宋天孙方面打听。凌雪乔自上次与宋天孙闹翻之后,一直没和他联络,也反常地没接到他道歉的电话,她放不下这个面子,拒绝致电宋天孙了解事情。众女声当中,就以钟晴心事最复杂,她不单担心李惠恩变坏,也为郑裕泰的处境而感到不平,此事又只有钟爱了解。

    大学宿舍之内,林斐然以帮所有兄弟做功课为条件,要他们相助,搭建了一顶大木轿,用来为路瑶声缓。兄弟们觉得林斐然迷恋偶像的行动已渐过火,有的好言相劝,有的出言相讥,都希望他能以学业为重,也要为毕业后的前途为重。林斐然说出他第一眼看见路瑶的时候,就觉得她的舞姿、意态跟他最爱的名画不谋而合,是他心中日美的化身,所以无论后果如何,他也一意孤行。

    “超级女声”的宣传活动中,林斐然的“壮汉兄弟班”抬着大木轿出阵,林斐然更穿着古里古怪的假肌肉站到轿上大撒支持路瑶的传单!各参赛者的拥护者为之侧目,更有些因为被大木轿逼开而恶言相向。路添财见到如此声势,觉得是个好主意,也一同站到轿上为女儿打气。在人潮的碰撞下,大木轿失去平衡翻侧,林斐然和路添财硬生生掉到地上。台上的路瑶吓得心脏也几乎从口中跳出来!

    活动结束,路瑶急不及待找寻父亲,看到路添财只是擦伤了,并无大碍,始放下心头大石。但旋即为林斐然的夸张莽撞行为而恼火,当她找寻林斐然的时候,林斐然已闻风先遁。路瑶在路添财面前指责林斐然,并劝父亲别再跟着他干傻事。林斐然的兄弟们知道他为路瑶付出过的的努力,听见路瑶毫不留情地批评他,心中都冷了一截,为林斐然感到不值。

    钟晴到酒店偷看郑裕泰,只见他手指飞快掠过琴键,乐声之中只有敷衍,没有生命,不禁难过。傍晚,钟晴到“尼欧酒吧”,看见肥肥、老鬼和长毛等已被工作压力所逼,乐声之中毫无生气,郑裕泰更厌倦演奏。钟晴为了要郑裕泰重新振作,要郑裕泰与她一起完成那首未作完的曲。郑裕泰想起李惠恩,精神一振,又投入到音乐之中。之后,郑裕泰忍不住问起李惠恩,钟晴感到一阵心酸,但不敢告诉他李惠恩和宋天孙的事,只讹称李惠恩仍然很好……

    郑裕泰与钟晴街上漫步,钟晴忽然看到不远处宋天孙正约会李惠恩,连忙佯作身体不适,把郑裕泰拉到一旁。郑裕泰担心,忙到便利商店给钟晴买水服药。

    原来宋天孙又以公事为名约会李惠恩,当他走开之际,李惠恩忍不住打了个电话给郑裕泰。郑裕泰接了李惠恩电话,眼看着钟晴的背影,又对李惠恩说出“酒吧即将开分店,没空来探你”谎话,但在他心中,却回荡着成朗当初对他说的话:“你的存在,只会碍着惠恩的路!”

    当宋天孙回来,李惠恩连忙挂线。此时,宋天孙的手电却响起,来电的人竟是从不主动找他的凌雪乔,可是宋天孙却支吾以对。

    凌雪乔挂线,她身边原来早已围满姊妹,唐菲竟然猜中凌雪乔和宋天孙的一问一答,并表示只有搞外遇的丈夫才会这样,荣胜男也在此时落井下石,说认识宋天孙十年,他从来也没可靠过。凌雪乔烦恼上加烦恼,一言不发逃入路瑶的房间。

第十三集

    早上,例行练习之前,凌雪乔与路瑶居然已在苦练舞步,原来凌雪乔已决定放开所有感情包袱,积极备战。李惠恩惊讶地表示不明白何以凌雪乔忽然如此奋勇,凌雪乔不知所对,众女声对李惠恩此问都感尴尬。

    训练后,成朗向众女声训话,表示将来的日子将会是决定性的时刻,就是全力以赴,百份百集中精神,也不一定济事,并含沙射影地说,如有些人喜好夜生活,经常夜归,是自毁前途的行为。李惠恩与钟晴都在挨批之列,但钟晴只默默忍耐,李惠恩却反应激烈,再与成朗口角。

    看到李惠恩因宋天孙而与成朗不和,凌雪乔更加拚起狠劲,努力练习,荣胜男看在眼里,觉得凌雪乔是自知不敌,所以临急抱佛脚,对她嗤之以鼻。

    在一间颇具规模的杂志社中,李惠恩接受访问,而宋天孙以时装赞助商的身份,陪着李惠恩接受访问,还摆出一副护花使者模样,令李惠恩尴尬万分。在一问一答中,记者们的神色有异,可是李惠恩却没有发觉……不过,李惠恩始终不想黏在宋天孙身边,籍辞匆匆离去。还穿着拍照用的靓妆,在街上走啊走的李惠恩,居然远远看见失魂落魄,在踽踽独行的郑裕泰。李惠恩停步等待,郑裕泰竟像没看见她一般,跟她擦身而过!

    李惠恩唤住郑裕泰,郑裕泰彷似如梦初醒,两人奋力想跟对方对话,可总是言不及义。两人无言以对之际,宋天孙驱车而至,说李惠恩在杂志社留下了东西,又向郑裕泰打招呼。宋天孙呼唤李惠恩上车,但李惠恩婉拒,当李惠恩回头看郑裕泰时,他已消失于人海之中……

    其实郑裕泰早已看见李惠恩,但见到彼此日渐悬殊的处境,不禁自惭形秽,不敢相认。当再见到风度翩翩的宋天孙驾名车来接李惠恩时,更是无地自容,急急黯然离去。

    车上,宋天孙问及李惠恩,她与郑裕泰的关系,李惠恩回忆前事,对郑裕泰的衷心照顾无以忘怀。宋天孙半开玩地说他听着不爽,也许就要喝醋了,令李惠恩面红过耳。

    钟晴、钟爱也接受报章的专访,在报社摄影室中,钟晴忽然身体不适,跑进厕所呕吐大作。钟爱对此大感紧张,钟晴只说个理由瞒了钟爱。之后,她前往医院就诊,主诊医生神色凝重,说出她的病情已十分严重,已不适合再操劳及进行比赛。钟晴坚持,并要求主诊医生为她开出止痛药物,原来主诊医生也是钟晴的乐迷,他执拗不过,只好依她的意愿而行。

    钟晴想到自己时日无多,奈不住心中的激情,习惯了“乐与怒”情感奔流的心不断驱策,她奔往“尼欧酒吧”,见到郑裕泰时,单力直入,问郑裕泰对她的心意到底如何?郑裕泰也直言一直对钟晴的好感,和与她一起的无拘无束,可是……钟晴知道他就要说出难忘对李惠恩的感情,于是抱着他就吻下去!一吻之后,轻轻吐出一句令郑裕泰肝肠寸断的话:“我也不要求什么,就要你在我在生一日,心里只有我一个,可以吗?”

    电视台拍摄路添财在大型商场为路瑶拉票的情况,路人对他指指点点有之,对他冷嘲热讽有之,更有恶人嫌举着大纸牌的路添财阻塞通道而出手推撞,路添财爬在地上无人帮扶的时候,一双瘦弱的手替他接过纸牌,路添财抬头一望,竟然便是路过的林斐然。林斐然微微点头,立即高举纸牌,接过路添财大嚷着为路瑶拉票,连刚才出手推倒路添财的恶人也被林斐然的狂迷行径吓得奔逃。

    成朗知道宋天孙不断向李惠恩埋手,遂约宋天孙面谈,宋天孙明白表示赞助合约上写明“宋氏企业”对参赛者的录用有“优先指名权”,他现在先行“了解”李惠恩,是完全合理合法。成朗直指宋天孙别有用心,宋天孙大耍无赖,表示如果成朗不满,大可以取消李惠恩的参赛资格,又或中止“宋氏企业”与电视台的合约,成朗实在无可奈何。

    成朗回头对李惠恩作出劝告,说明宋天孙一定不安好心,可是李惠恩对成朗成见已深,又听宋天孙说过成朗不少坏话,反而认为成朗对她别有用心。成朗面对这个自己有心裁培的人,想不到会弄成如此恶劣的关系,不禁大为沮丧,只有劝李惠恩带眼识人,好自为知,但此时此刻的李惠恩又怎听得入耳?

    宋天孙约李惠恩到酒店洽谈合约,李惠恩其实不笨,正籍辞推却宋天孙之际,雷敏出现,替成朗提点李惠恩,激起了她的反叛情绪,于是一口应承了宋天孙。李、宋两人在酒店大堂会合,恰巧就是郑裕泰打工的那一间酒店,郑裕泰眼看着心爱的人和别个男人言笑晏晏地步过,心中之痛不能言喻,却忍不住化为琴音,以悲伤调子弹出了他为李惠恩所作的曲谱……李惠恩听到这一段伤感动听的音符,不禁神为之夺,但在宋天孙的催促下,步入升降机,与钢琴后的悲哀演奏者缘悭一面……

    路瑶房间,凌雪乔每天苦练至筋疲力尽,但仍睡不着,路瑶聆听着凌雪乔心中的郁结:一方面她仍被“造票风波”所困忧,担心随时被取消资格;而更令她耿耿于怀的,是她心中不自禁地常与李惠恩比较,由歌艺到个性,她都觉得李惠恩比较强,眼看着信心低落的凌雪乔,路瑶真不知如何开解是好。而更严重的,是凌雪乔终于弄清楚,原来自己对宋天孙,并非毫不在意……

    林斐然在大学宿舍内,软硬兼施地央着众兄弟帮他制作为路瑶打气的“秘密武器”,众兄弟将当日路瑶痛骂他的刻薄说话复述一遍,林斐然听不进耳,众兄弟仍是说个不休。念电影的“大块头”忽然发火,指斥众人如果当林斐然是好朋友的话就闭嘴帮忙,如果不当他是好朋友的话就立即离去,众人低头不语,林斐然对“大块头”点头感激。

    宋天孙知道李惠恩喜欢当日在酒店大堂听到的一段乐章,特意包下酒店的“顶层酒廊”,并请来这名乐手。当李惠恩满心期待之际,这名乐手终于出现……李惠恩和郑裕泰想不到,也不想在这种情况下会面!

第十四集

    郑裕泰、李惠恩、宋天孙在酒店顶层酒廊相遇,宋天孙惊讶,原来这个一曲感动李惠恩的人,居然曾有一面之缘。郑裕泰对李惠恩态度冷淡,令李惠恩难受。宋天孙要求郑裕泰再奏一遍那首乐章,郑裕泰拒绝。李惠恩质问郑裕泰何以会在这出现,何以会丢下“尼欧酒吧”不顾,郑裕泰无言以对,宋天孙说出郑裕泰在这间酒店当兼职的事,李惠恩因而当面拆穿郑裕泰以往所说要扩展酒吧的谎话。三人不欢而散。

    雷敏手握一份以李惠恩绯闻为封面的杂志,在电视台内东奔西走地找寻成朗,同事告知高层召了他去开紧急会议,雷敏忧心如焚,空自着急。

    记者包围“超级女声”宿舍外、电视台门口,电视台高层为李惠恩的绯闻而震怒,成朗要为这事件负责,成朗一边应付记者追访,一边要雷敏把李惠恩藏起来,徐图计策。

    李森与韩盈在家,收到亲友的电话,问及李惠恩的花边新闻。时韩盈刚买报章回来,李森一把抢过,看了后倒抽一口凉气,顿觉面子被女儿丢尽,责骂韩盈,怪她当初把女儿放走,终于酿成今日辱及家门的事。两夫妇大吵大闹,李森越发激动,忽地胸口剧痛,面容扭曲,捂胸倒地。

    雷敏下令众女声,任何人都不得离开宿舍。众女声向失魂落魄的李惠恩了解情况,李惠恩将与宋天孙结交的始末和盘托出,澄清她与宋天孙之间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凌雪乔表示大概已猜到是怎么回事,钟晴也认为是宋天孙有心陷害李惠恩。此时,韩盈来电找李惠恩,告知李森心藏病发入院的消息,李惠恩方寸大乱,夺门而出!

    车上,李惠恩哭着向凌雪乔道歉,凌雪乔怒气冲冲,但她表示令她愤怒的,另有其人!

    凌雪乔载李惠恩到医院探望李森,李森盛怒之下,以水杯掷向李惠恩,并痛骂她连妓女也不如,李惠恩伤痛嚎哭,李森又再病发。李惠恩嚷着要留下陪父亲,凌雪乔劝住李惠恩,说此时李森不能再受刺激,当等待事过境迁,才来向李森解释误会。李惠恩认为除非宋天孙主动澄清,否则她不能指望有洗雪的一日。

    记者追访众女声,雷敏挡架;另一边厢,连“尼欧酒吧”也有记者上门,老鬼、肥肥和长毛不胜其烦;郑裕泰正在上班弹琴时,忽被记者一拥而上包围着,访问有关他与李惠恩的情事,郑裕泰百般回护李惠恩,但记者愈问愈过火,郑裕泰愤而脱下工作礼服,辞职而去。

    绯闻事件愈闹愈大,成朗无法平息事件,上头追究责任,雷敏忽然抢在成朗之先开口,将监督不力的罪名一力承担,并且引疚辞职,成朗愕然。

    凌雪乔将李惠恩送回宿舍后,驱车直驶“宋氏企业”大楼。这时,宋天孙正与父亲通电话,说自会妥善处理这个绯闻事件。宋天孙放下电话,缓缓将桌面上的相架揭起,相中就是他和凌雪乔的合照,宋天孙喃喃自语:“雪乔,由始至终,我心里只有你一个。就算你不喜欢,我也为你去掉了最强的对手……”

    宋天孙的秘书忽报,凌雪乔来找他,他正要出迎之际,凌雪乔已带着盛怒的表情推门而入。凌雪乔质问宋天孙,他直言不讳:追求李惠恩是假的、找她做代言人也是假的,而各大报章联合报道也是他刻意安排的,他的且的只有一个,就是给李惠恩一记致命重击,就算她不被取消参赛资格,从此受欢迎程度亦一定受损。这样一来,李惠恩再不能威胁凌雪乔。凌雪乔愈听愈怒,终于忍不往,重重打了宋天孙一记耳光!

    成朗回到宿舍后,召见李惠恩,这次成朗没再疾言厉色地责骂李惠恩,只语重深长地告诉她艺能界的复杂,他一直坚决反对她与宋天孙结交就是怕有今日之事,可是这个残局,他已无法收拾……

    凌雪乔回到宿舍,向众女声说出宋天孙的阴谋,为李惠恩澄清。李惠恩知道自已累及了这么多人,又辜负了成朗的厚望,是夜,她决定留书出走。

    大雨中,李惠恩行行重行行,天地之大,真的无家可归。当她行到倦时,蹲了在地上,四顾一看,周遭环境居然熟口熟面,原来她不自觉便回到了“尼欧酒吧” ……

    李惠恩推门而入,其时郑裕泰、老鬼、肥肥和长毛正谈论李惠恩的事情,一见李惠恩到来,立即收口。郑裕泰对李惠恩极是冷淡,李惠恩嚷着自己是被陷害,众人不大相信,当她听到郑裕泰说:“那么李小姐这次光临,又有什么关照了?”的时候,李惠恩含泪夺门而出。

第十五集

    郑裕泰气走李惠恩,实时后悔,冒雨追出。一番寻找后,见到李惠恩瑟缩街角,心中不忍,脱下外套作伞为她挡雨,并轻轻地说了声对不起。李惠恩立即抱着郑裕泰痛哭,郑裕泰柔声安慰。

    李惠恩再度到郑裕泰家中作客,但奶奶居然错认李惠恩作钟晴,李惠恩尴尬之余又觉没面目,不敢进门。郑裕泰连拉带推,才把李惠恩留下,郑裕泰为李惠恩安顿一切,李惠恩连声感激,郑裕泰觉得再受委屈也是值得。

    翌日,众女声发觉李惠恩留书出走而大急,雷敏致电托人四出寻找,均不得要令。但钟晴却表示她猜到李惠恩大概会在什么地方。

    郑裕泰的电话响起,是钟晴来电,李惠恩登时摇手,郑裕泰只好说没见过李惠恩。电话挂线,门铃大响,大门打开,钟晴领着众女声已站在门外,钟晴说:“你骗我!”郑裕泰无辞以对。众女声一拥而入,劝李惠恩回去,李惠恩表示无颜再见大家,已决定退选。凌雪乔向郑裕泰解释,其实这次风波是宋天孙为了帮她打击对手的阴谋,他和李惠恩并没关系,目前最重要就是要宋天孙澄清这件事。郑裕泰愈听愈火,怒吼着说要宋天孙今日就澄清这件事!接着就夺门而出。就在众女声彷徨无计时,成朗致电凌雪乔,问她知道李惠恩的下落没有,凌雪乔将一切报告,又说出郑裕泰去了找宋天孙晦气。成朗怕郑裕泰会搞出大事来,遂约了凌雪乔在“宋氏企业”会合,本来李惠恩也想同去,但凌雪乔认为有李惠恩在场,郑裕泰只会更冲动,劝李惠恩留下。李惠恩不从,却给钟晴劝住。

    宋天孙知道郑裕泰来找他,怕他会在办公室搞事,于是偕护卫到地下大堂面见郑裕泰。两人见面,郑裕泰怒斥宋天孙所作所为,宋天孙越众而出,表明他跟李惠恩无仇,与郑裕泰亦无怨,他所做的一切完全是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至于李、郑两人所受的苦,只好怨自己不走运。郑裕泰盛怒之下,一拳打倒宋天孙,但随即被护卫制服,宋天孙正要将郑裕泰送到公安局时,成朗和凌雪乔赶到。凌雪乔视宋天孙如仇寇,并表示如真要控告郑裕泰她会立即退选,并聘请大律师为郑裕泰辩护。而成朗则说出凌雪乔的“造票风波”已有定夺——即使扣除所有“嫌疑票”,凌雪乔仍是当日得票最高者,所以他为凌雪乔所作的阴谋,全是枉作小人。宋天孙如泄了气的皮球,目送凌雪乔转身离去。

    回程路上,雷敏说李惠恩参赛已经一波三折,他恳求郑裕泰不要一而再,再而三做出令李惠恩声誉有损的事,别破坏李惠恩的前程,郑裕泰知道自己冲动误事。

    雷敏到郑裕泰家想接李惠恩回去,李惠恩坚持退选,雷敏无奈,众女声都十分伤感。

    成朗回到电视台,见雷敏在执拾,准备离职,成朗表示责任在自己身上,不想雷敏做代罪羔羊,雷敏坚持,成朗执拗不过。

    宋天孙主动到电视台,开会澄清连日来的事件,实属误会,错在他太心急想取得“超级女声”的成果,因此给各大传媒炒作的机会,而且承诺会摆平传媒单位,并对电视台受损的声誉作赔偿。电视台高层接受了这个解释,与及宋天孙的条件——撤销对事件中无辜者的处分。

    成朗到火车站追到雷敏,告诉她处分已取销,雷敏借机说出自己对成朗多年以来的忠心没人知晓,表示早己不想留下,成朗何尝不知,一声:“如果我要你留下,你会考虑一下吗?” 成朗不但挽留了雷敏的人,还挽留了她的心。

    电视台当局正式宣布凌雪乔的调查完成,维持当日判决,凌雪乔终于放下心头大石。

    成朗再找李惠恩说话,终于明白其实李惠恩的最大心结,在于未能得到老父李森的原谅,于是他亲自到医院探望李森,本来李森对成朗极是抗拒,但听到成朗言辞恳切地称赞李惠恩的才华,又知道李惠恩是被人摆布陷害时,气已消了一半。当成朗说到情绪低落的李惠恩此时最需要是父亲的鼓励时,李森也不禁动容。

    郑裕泰家,众女声仍在苦劝李惠恩回去,李森忽然来电,除了惯常地教训她一顿外,居然说:“知道外头风波险恶了吗?吃够苦头了吧?吃了这么多苦头,怎可以不打个胜仗才回家?”李惠恩听到父亲一言鼓励,重拾决心,终于决定回到宿舍。

    凌雪乔见到李惠恩与父亲言归于好,不禁想到自己,于是也回家里探望父母,凌氏夫妇竟然像失忆般忘了当日的吵骂,凌雪乔又是好气,又是安慰。

    钟晴往“尼欧酒吧”找郑裕泰,说她已为郑裕泰所作的曲填上歌辞,问他可不可以用这首歌来参赛,郑裕泰当然赞成,但钟晴再三问他会否后悔,郑裕泰表示决不后悔,钟晴大喜。

    “十进七”比赛前,成朗训话,鼓励众女声全力以赴,荣胜男揶揄凌雪乔、李惠恩花了太多无谓事间,不会是她的对手。

    林斐然不眠不休,终于制成为路瑶打气的“秘密武器”,在“十进七”最后一次的女声拉票活动中,林斐然祭出“巨型七彩闪珠横幅”,可惜手工极度差劣,连路瑶的名字也串得东歪西斜,引来全场哄笑,连路瑶也成为笑柄。

    活动结束后,路瑶忍无可忍,直到林斐然身前,毫不留情地责斥他一直以来的小丑行径令她十分难受,林斐然不禁愕住。路瑶看到不成模样的横幅,与傻头傻脑的林斐然,怒从心上起,一把推向林斐然,林斐然失手,闪珠横幅掉下,几千颗闪亮小珠就如林斐然的心情,散落满地!路瑶也感到自己太过份,但内咎感更驱使她骂得林斐然更凶,在旁边听着的路添财也不禁回护林斐然,路瑶拂袖而去。

    林斐然一言不发,伏在地上拚命地捡回小珠,连路添财都为他难过,劝他不要再拾,林斐然不听。路添财忽地大吼:“别捡啦!” 一把揪起林斐然,难过地说:“斐然,你给自己留少少尊严,好不好!”林斐然目无表情地说:“我就是想捡回它,你不喜欢,我不捡就好啦。”然后拨开路添财,沮丧地离去。

    林斐然在人潮之中,行尸走肉般前行,他没留意附近是什么,也没看到交通灯,心中只有路瑶骂他的无情话……然后是一声剎车巨响!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编辑:晏超
点击次数
相关新闻
推荐新闻
本站域名:www.yntv.com.cn   www.yntv.cn   www.yntv.net
本站网络实名: yntv 云南电视台 云南电视网 站长信箱:yntv@yntv.com.cn
- 云南台简介 - 关于网站 - 网站大事记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隐私保护 - 网站服务 - 联系方式 -
Copyright @ 2001-2006 云南电视台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云新网准字2003-001   滇ICP备05001446号   视听许可证号2503045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16位以上颜色 Netscape6.0、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和中文大字符集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