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频道 TV
您的位置:首页 > 港台电视动态
TVB枪打“出头鸟”陈志云失宠入“冷宫”图

www.yntv.cn

陈志云(右)下车进入寓所乘电梯上楼

晨报 朱美虹

一个“争”字,足可以概括TVB爱拍、擅拍的那些题材剧:豪门恩怨、后宫暗斗、办公室政治……观众当然相信,没有经验,TVB的编剧监制们,怎么编得出那些故事来?

业务总经理陈志云等三名高层被廉政公署ICAC请去“喝咖啡”,40小时后获保释离开廉署。家丑不可外扬,可TVB偏偏在廉政公署尚未公布拘捕名单时,在自家的新闻节目第一时间打出“陈志云”的大名,还立刻宣布将其停职、职务由上司李宝安暂代,口口声声“配合廉政公署调查”,与2003年噤若寒蝉封口不言的“舞影行动”相比,简直是空前的高调。

于是,“TVB内部人员举报”的说法呼之欲出。

还是离不开一个“争”字——据称,过于高调的陈志云,早就在TVB内部派系的争斗中输了。

从争宠到失宠

现年52岁的陈志云算不上是TVB的“老臣子”。他毕业于香港大学,主修语言学及舞台制作。1983年考入港英政府任政务主任,在政府工作达10年,曾获派驻英国,之后回港担任香港影视及娱乐事务管理处助理处长。任职公务员期间,他曾以艺名“韦家晴”兼职主持电台节目及为电视节目配音。1992年陈志云抛下“铁饭碗”加入商业电台工作,两年后转到TVB任节目部总监,并于2004年升为业务总经理。

他的步步高升据说是因为得邵逸夫太太方逸华六婶的赏识——自从年高的邵逸夫隐居二线,TVB俨然由方逸华做主。家族企业的管理往往渗杂复杂的人际关系,他通过认方逸华作干妈,来巩固地位。

坊间传言,2002年他与制作资源部总监乐易玲曾有过“争宠”一役——乐易玲被削权由原本管理六个部门变作仅管辖两个部门,陈志云地位稳固之余则开始撑“自己人”,崔建邦、邓健泓、张继聪等因他赏识而担任主持,作风开放的陈法拉、不被重视的邓萃雯也因为他的力荐,而获得接戏机会。

2004年升为分管电视业务的总经理时,和陈志云平级的还有两位总经理——同为业务总经理的郑善强和负责财政及行政总经理李宝安。在这三人中,陈志云无疑是最为高调、最有明星范儿的——2006年开播的《志云饭局》话题不断,各界人士以能上节目爆料为荣,包括朱茵、阿娇等节目都获得了极大的回响。

也许是曝光率太高,过分高调,活跃于幕前的陈志云受到了不少非议,直至去年9月,李宝安被升为集团总经理,职务在陈志云及郑善强之上,致使他原本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受到动摇。也难怪,2009年TVB是非不断,其中大半和陈志云有关:爱将崔建邦卷入沸沸扬扬的“打女友”事件;四大唱片公司因版税问题与TVB反目,带头的是陈志云另一心腹张继聪的妻子谢安琪所属的唱片公司,谢安琪同时还公然拒绝无线节目的访问;更何况,TVB工会因员工低薪与公司谈判时,陈志云居然站在工会一方,这一行为惹恼了“高层中的高层”,谈判负责人立马被换为李宝安……

进入2010年,不利于陈志云的新闻越来越多了:新官上任的李宝安特别向客户发信件,信中强调假若客户发现有人收取利益,便应该联络他本人或助手,矛头暗指陈志云;方逸华与无线多名高层到将用于TVB将作扩建用的一块空置用地视察,高层中唯独不见陈志云;日前更是传出陈志云将于5月跳槽前亚视高层王维基创办的香港宽频的消息。空穴来风未必无因,外人从这些信号中,解读出了自己的答案——陈志云失宠了,尽管他上周的回应言犹在耳,“没有这样的事,TVB分工一向很好,在这里从来没有‘宠’这个字,工作只是分门别类,各司其职。在此刻,我工作得非常开心,没有离职的打算”。

“TVB内部人士举报”的说法,正是出于这一系列的推测。举报人中嫌疑最大的,便是如今暂时接替了陈志云职务的李宝安。而《志云饭局》节目由于仍有4集已经录制完成的“存货”,会在播放完毕后,再决定如何处理。

暗斗汹涌各有派系

在手握的艺人资源这一核心领域,TVB一直有四派互斗之说。四派分别为陈志云、制作部戏剧总监梁家树、制作部戏剧总监曾励珍、制作资源部总监乐易玲。除了陈志云外,其余三人从资历上来说都属于“老臣子”。

分管艺人的乐易玲是最接近艺人资源的,去年TVB台庆时,每个获奖者发表获奖感言时必说的“多谢乐小姐”,指的就是乐易玲,她最近还替黎姿公布了怀孕满三个月的消息。乐易玲分管艺人的年数不到十年,因此她捧的都是佘诗曼、林峰、郑嘉颖、黄宗泽、吴卓羲、钟嘉欣这些新生代。尤其是郑嘉颖,出道已很久了但一直红不起来,后来,他认乐易玲为“干妈”,连接几部TVB大剧,并一举夺得2007年“视帝”,晋升TVB一线小生。据说陈志云和乐易玲是死对头,偏喜欢捧别人不要的艺人,比如三天两头出新闻的陈法拉由他一手捧成最佳女配角,经常与乐易玲叫板的邓萃雯也因为陈志云的力撑而能继续有好戏拍。此外,邓健泓和崔建邦等也因为陈志云的缘故,在2007年TVB台庆上得了奖。不过,和邓萃雯相比,他们的获奖受到观众很大争议。

曾励珍和梁家树则是另一对“仇人”——两人各自为政,当年斗争的结果是梁派落败,曾励珍成功逼走邓特希监制过《妙手仁心》、《一号法庭》系列和萧笑鸣梁家树妻子。古天乐和宣萱过去都是萧笑鸣的爱将,结果古天乐也跟着出走TVB。

梁家树爱用罗嘉良、陈慧珊、宣萱,他们当红的上世纪90年代也是TVB的鼎盛时期;而曾励珍的爱将则是杨思琦、马浚伟、陈豪、欧阳震华等。

当然TVB还有一些没有特别派系倾向的艺人,如杨怡、廖碧儿等。

TVB艺人回应

根据划分出的“陈志云派”与“非陈志云派”,TVB艺人对陈志云被拘事件持何态度?尽管大多以外交辞令“不方便回应”作答,但还是可以从字句中看出彼此的微妙关系。

陈志云派

张振聪:我听同事讲过,不过牵涉到警方调查,我也不方便回应太多。这件事不会影响我在TVB的工作,因为始终我是靠自己努力,总之多谢大家提携我!

邓萃雯:我比较担心,因为他们都是我的同事、朋友。应该不会影响到军心,毕竟公司在制作方面上了轨道。公司不会有事,因为有这么多年经验,总之希望一些人没有事啦。

邓健泓:当然担心啦,他是我的伯乐和师傅嘛。希望他没事,总之自己工作如常。至于他的被捕,我不是很清楚,也不方便讲,我没有打电话给他,但给他发了短信慰问。当年虽然是他找我重返TVB,但我毕竟是TVB的员工,工作也是TVB安排的,不会和我有什么影响。

陈法拉:看新闻才知道此事,但暂时不方便多说,暂不作任何回应。

崔建邦前女友唐诗咏:好担心,最好的回应方法就是不回应。

其他艺人

汪明荃:很震惊。陈志云平日对待同事很好,但这件事我不清楚情况,所以不作评论。

黎耀祥:公司没有特别通知我们,我都是看新闻才知道。陈志云很有才干,但现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不方便评论。最近这么多风风雨雨,大家给一些时间等雨过天晴啦。其实无线好像没有对员工提供防止贪污的指引,我也很少留意,我们是艺人,大家的层面不同,我们又不会做制作方面工的作,所以应该没有抵触。

汤盈盈:我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不太清楚。我和钱国伟有合作过,等他忙完才联络他啦,我也不知道什么叫受贿。

薛家燕:很愕然,希望是误会,希望他没事。他为人正直,也乐意帮手做义务工作,前日我还和他通电话,他答应会出席我的六十岁派对,还说要和我唱歌。

■调查

电视城禁止入内,TVB集体失声

陈志云为何会被廉署拘捕调查?目前有两个说法,其一是涉嫌贿赂政府,阻碍政府发放免费电视牌照;其二是涉嫌贪污,在外开空壳的广告公司,承接TVB大型节目制作,并压价逼一些TVB艺人参加,从中收受好处费。从同时被拘的人员中包括TVB监制钱国伟、TVB市场及营业部业务拓展主管陈永孙、陈志云私人助理丛培?、一名广告制作公司董事、《志云饭局》助手宁进这个名单中可以推测,后一种说法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号称“一切运作正常”的TVB,如今内部究竟是不安、紧张还是沸腾?从香港同行处获悉,这两天TVB所在的大楼电视城外守候着众多媒体,但们被二十名左右的保安挡在门外不得上楼,原先持有TVB所发可进出电视城的证件也被告知无效。此外,事发时原本有还在电视城内采访,但马上就接到通知,称因为“非常时期”,在场的十多位全都被请离开。从11日廉政公署曾带着陈志云回到电视城通宵取证的举动、多名艺人与监制接连被廉政公署问询协助调查来看,电视城短期内应该都不会允许进入采访。

TVB上下一众人员,从经纪人、艺人到普通工作人员,也在事发后被下达了“封口令”。致电负责郑嘉颖、胡杏儿的经纪助理张先生时,张先生就明确告诉,一切“无可奉告”,“因为案件正在调查过程中,公司提示我们,所有艺人必须努力工作,其它事宜一概不清楚,也不便回应”。TVB驻内地办公室的人员对于的问询同样予以“不知道”、“不清楚”、“不便回应”等回答。

目前,TVB方面的声音基本通过外事部副总监曾醒明来发布,但除了主动性质的公开声明外与定时简报外,他言辞十分谨慎,也不接受非当面采访。

至于廉政公署,在接受采访时也仅仅致以官方辞令,“对于无线电视业务总经理陈志云,及另外4人涉嫌贪污被扣查事件,公署现阶段不能透露内情,这样是最公道及公平的。有关电视台的管理层在廉署调查期间提供全面合作,有关调查仍在继续进行”。

■链接

最高可判罚款50万、监禁7年

TVB高层被廉政公署请去“喝咖啡”,陈志云不是第一个。

2003年,廉政公署展开“舞影行动”,拘捕当时包括TVB助理总监何丽全在内的22名娱乐圈高层及歌手,调查是否有人透过向有关广播机构高层人员提供利益,以确保歌手的歌曲能在流行榜上占高位并获奖。何丽全经过调查后被证实清白。

TVB外事部总监曾醒明表示,2003年的“舞影行动”曾令TVB声誉受到影响,因此这些年来TVB一直采取防贪措施,对于一些新入职同事,会安排入职辅导,向他们讲解防贪条例及守则,而每逢农历新年及圣诞节,公司管理层都会发出内部通知,提醒职员收受礼物不能超过五百元,否则需要申报。

根据廉政公署权限,电视广播有限公司虽为私营上市公司,但原来非收费电视台属廉署监管的公共机构,受《防止贿赂条例》第四条约束。而根据相关法例,任何公职人员协助、优待、妨碍或拖延任何人与公共机构往来事务的办理,即属犯罪,最高刑罚为罚款50万元及监禁7年。

http://tv.yntv.cn/category/2021202/2010/03/15/2010-03-15_841618_2021202.shtml

[点击复制本站给好友]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编辑:雨柯
相关专题